奢侈品海外代购造假 顶级高仿包做工比正品还好

 

  记者了解到,一个正品售价2万元的包,高仿包一般分三个等级:原款、原单和顶级高仿。原款包用的是接近正品的材料和配件,每个包的拿货价为500元左右;原单包用的是从正品代工厂收购的剩余材料、配件,与正品包材质完全一样,拿货价在900元左右;而顶级高仿包,除了用的材料、配件好,做工比正品还好,拿货价在1500元~2000元之间,不是做这行的人绝对分辨不出来

  当你拿到一款所谓从欧洲代购回来的奢侈品包包时,可能从商品、包装、票据到物流单等都是假的。这些看似同样的款式和材质、堪比正品做工的高仿品,实际价格或许只有正品价格的十分之一。

  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实地调研并多方采访后了解到,奢侈品品牌及其附加内容带来的旺盛消费需求使不少商家看到以正品十分之一的低价采购高仿奢侈品,再以正品八、九折的价格卖出去可获利润极高,这也促使制假售假产业链日趋成熟。随着高仿奢侈品充斥市场,也让假代购行业兴起,高仿品配合各类假票据以及物流配送,可以使一切看起都仿佛是从境外买回了高端商品,而其中的灰色利润高到难以想象。

  另一方面,相关处罚量刑比率低下等因素,导致假冒奢侈品“斩草难除根、春风吹又生”,造假售假与查假打假在长期交锋。

  几乎没有在义乌买不到的小商品,印象中人潮涌动的义乌小商品城,如今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热闹与繁荣。

  5月的一天,第一财经记者上午9点半走进主营箱包皮具的商贸城3区时,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商贸城内部纵横交错的通道两边商铺林立,大的一间不超过15平方米,小的只有3平方米左右,店主基本都是对接箱包皮具的生产厂家。接近上午11点时,商贸城内人依然不多。

  来到义乌4年,在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上开了5家网店的郑大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网店经营者来说,商贸城的货价格还是偏高,网店业主熟悉行业规则后基本上都会从厂家直接拿货,一些依然从商贸城进货的人,建立关系后也很少来现场采购,大多是店主从商贸城或工厂直接发货。

  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整个箱包皮具区,并未发现有奢侈品高仿的身影,能称得上仿品的,是造型、款式、颜色类似,但材料、做工相差甚远的箱包。更有不少款式相近,只印着奢侈品品牌LOGO标志,但LOGO形状还稍有区别的箱包。

  在一家箱包店里,第一财经记者向店主魏芳询问店中摆出的一只有LV元素的包,对方表示仅供批发,35元一只,一件(120只)起售。“我们能摆出来卖的就是这种,不是奢侈品高仿,只是看着像,用一些老花等比较经典的元素,包看起来档次会高一些。”魏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商贸城里做的就是普通的小商品贸易,有些商家想仿,款式、LOGO也会做得不太一样。

  在另一家街边小店内,记者看到店主正在推销GUCCI仿品包,乍一看,外观和条纹都非常像正品,但仔细查看后,会发现拉链、内袋等细节处理得比较粗糙。店主表示,不同做工的包和皮夹有不同价位,从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一家销售外贸箱包的店主于齐悄悄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如果要找高仿奢侈品货源,自己可以帮忙牵线,大部分高仿奢侈品都是从广州那边来的,自己舅舅一家就是干这行的。

  目光转向千里之外,广州市城北的三元里,这里是广州南北交通最繁忙的要道之一,汇聚着近30家大型皮具专业市场。大量的皮具从这里出发,发往全国,乃至全世界各个角落。一年的皮具贸易交易额达400亿元。车水马龙之中,这里还隐藏着一个庞大的高仿奢侈品交易市场。

  几年前,电影《碟中谍》的上映,带火了PRADA“杀手包”。因抢购不到该款包,冰琪决定转战高仿奢侈品市场。于是,她托广州的朋友帮她在三元里入手这款高仿皮包。最后以不到正品十分之一的价格买到了一只高仿包,与正品并无明显差异。

  小马是三元里高仿皮具众多拉客仔中的一员。小马每天的行程,就是游走于三元里的各个地铁口或天桥,派发宣传卡片,负责把客人拉到各个高仿皮具销售点。跟着小马的步伐,第一财经记者来到距离三元里地铁站A出口一公里左右的一排老居民楼处。楼下各种门店云集,门口三五成群坐着人。从人群中穿过时,2019吉林省大型公益集体婚礼举行会不自觉感到各种扫描一样的眼光向你“刷刷”投来,仿佛置身于上世纪90年代的警匪片现场。

  “这是我们布下的眼线,最近查得太严了。如果对方来者不善,我们一眼可以识出。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些人会马上知会后方工作人员。除非有我们的人陪同,不然这里不会有人给你开门。就算是熟客,自己单独前来,也不会有人给你开门。”小马坦承。

  小马终于在一栋五六层高、楼龄30年左右的老式居民楼停下来,楼下大铁门紧闭。小马按下门铃之后,铁门打开了,出来几个工作人员,他们警惕地扫了一眼周围后才放行。沿楼梯往上,每个楼道里,都有不同的工作人员蹲守着。经过重重铁门后,记者来到一间销售高仿皮具的房间,房门口同样有几个工作人员把守着。进去后,房间大门立刻在身后关上了。一间不到100平方米的屋子里,琳琅满目地陈列着LV、GUCCI、Dior等各大奢侈品牌的高仿皮包。房间分成了几个隔间,每个隔间的产品有不同价位。

  “现在的客人太挑了,都想买好的,所以太低级的高仿我们不做了。”销售人员介绍道。

  除皮具之外,这座居民大楼里还同时销售高仿的饰品、香水、衣服等,这些产品分布在不同房间或不同楼层。每到一处,里里外外的门口,都有人把守着。相比“简单粗暴”的义乌,这里的商品可谓是仿品中的“战斗机”。

  有需才有供,这样庞大的高仿奢侈品市场背后,首先是有大量的客源。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一般高仿奢侈品的买家有几类人:一种是代购;一种是想要买正品却实际上买到高仿品的人;还有一种则是明确想买高仿品的人。

  长年累月下,小马手里累积了大批客户的名单。这些客户里,有代购、实体店主等,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代购,他们确实是有到境外采购奢侈品,但寄给客户的不一定都是正品,我接触了不少这样的代购。”小马介绍道。

  有了需求,自然有厂家生产高仿品。第一财经记者在三元里看到房间里陈列的包从材料、做工到配件,看起来与正品似乎并无差异。在这里,只要花上正品十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淘上一款跟正品看似一模一样的商品。

  “我们这里有客人拿货回去,当正品去卖,没人能辨得出来。我们这些产品,都是老板去境外买的正品,回来拆解后,按1:1比例仿制出来的。”三元里一名生意人介绍称,“一旦正品有新款出来,这里几天内就可以仿制出来,在这里购买的产品,如果发生质量问题都能过来维修,我们有提供售后服务。”

  李莉销售各类高仿品多年,她很直接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做这行得产销一体化发展,从合作工厂到销售都是无缝连接的。“这些工厂本身就是专业制作箱包、服饰的,有些甚至就是给知名品牌做代工,因此技术是过硬的。如果你要做高仿奢侈品,无论是包还是服饰等,都可以做,但做得到底有多少分像,就看你愿意花多少成本。比如一款名牌风衣,你要低成本做则衣料和做工都比较差,且细节会有所不同;如果你愿意多花些成本,则布料和正品一致,还会在纽扣等细节和做工方面接近正品;如果你再多花些成本,则工厂可以专门为你开模、打板,做出和正品几乎一样的产品。”李莉如是说。

平特王高手心水论坛| 二四六刘伯温九肖中特| 香港马会官方网站| 香港正版挂牌自动更新| 生肖6十1开奖结果查询| 一肖中特单双中特| 王中王开奖结果金光佛| 广东福坛开奖直播珠搅中心香港| 百胜图库黑白看图百度| 都市神算天师资料区|